我那可敬的爺爺_1000字

我那可敬的爺爺_1000字

  我爺爺是一家子的老大,所有人都得聽他的。他平時一臉的嚴肅勁,但一說起話來,就好似流水般連綿不絕。他總是把司空見慣的小毛病一絲不苟地給揪,然後對準小毛病開始滔滔不絕。面對他的訓斥就還口的餘地,通常他教導所用的,足以能放完一場精彩的球賽。不光是,而且他話裡的語句重複著的,連語調都一模一樣,聽得耳朵都快出老繭了,恐怕連牛兒也會不耐煩起來。可他不覺得“夠癮”,仍有聲有色地“發表”著他的長篇大論。“你呀你,怎麼就……”聽,不知他又在給誰挑毛病呢。

  別看他平日裡盡往雞蛋裡挑骨頭,一副嘮叨勁,可在關鍵時刻,卻是隻言片語,是個熱心腸。記得有一次,我在樓上看小說,忽然聽到樓下“咚咚咚”的劇烈敲門聲,緊接著聽到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我急忙跑下樓,躲在樓道後窺視,只見平日裡傲氣十足,專找家碴兒,搞得鄰里關係緊張的張奶奶,突然找上門來。她斷斷續續地說著:“邵……邵師傅,能……能借點錢給我嗎?我弟弟他……,出了車禍,正急著用錢。”說完,她滿臉羞愧,平日裡那副小瞧人的神情煙消雲散了,留下的只是那種可憐巴巴的目光和焦急萬分的神情。我想:借,誰叫她平日裡老跟咱們過不去。我憋見爺爺鎖緊了的眉頭。我想:這回爺爺會……,還沒等我想完,爺爺卻說出一句差點讓我栽跟頭的話:“說吧,要多少?”“5000吧。”張奶奶像看到了救星似的答道。我急得連忙跳,對著爺爺嚷道:“別借給她,平日裡她老看不起咱們,關鍵時刻卻來找。這五千元錢可是你做了半年木匠的工錢呀,千萬借給她!”可爺爺竟然對我說的話置之不理,好像忽然間耳朵聾了似的,任我怎麼喊破喉嚨,他也不聽。他直奔房間,拿出一疊他“求爺爺告奶奶”,要了不知多少回,終於在昨夜得手的鈔票,說道:“這裡是5000元,你拿著用吧。”張奶奶感激地道了聲謝後,便迅速離開了。我氣得飛也似的衝進房間,嘴裡重複著:“看奶奶回來跟你吵架,你怎麼辦?”遠遠的我望見奶奶的身影時,我就想好了當回“尖嘴姑娘”。

  奶奶得知後,甩下一擔韭芽,一邊胖著喉嚨撕心裂肺地罵著,一邊直往張奶奶家想把錢要回來。爺爺死命地抱住奶奶,任奶奶怎麼打他都不還手。我嚇得躲進房間,把房門閂得緊緊的.,生怕奶奶怪我沒用,爺爺揍我一頓。過了不知多久,樓下動靜了。我趕緊下樓,可出乎意料,奶奶竟心平氣和地對我說:“救人要緊,‘救人一命,勝造七級佛陀’……”我似懂非懂地聽著,心想:爺爺是怎麼把奶奶“哄快活的”,視錢如命的奶奶怎麼會360度大轉彎。

  事後,張奶奶把錢還給了爺爺,還特意帶來了一箱蘋果,算是答謝了。沒想到爺爺堅決不收,張奶奶卻沒推辭,嘴討好幾句轉身就走了。“哼!真是貓哭老鼠假慈悲”我恨恨地想。我跑到爺爺跟前,一聲不吭地憤憤地盯著他。爺爺伸手撫摸著我的頭,他那深邃的目光與我對峙:“婧婧呀,你還小,但你要知道,當別人遇到時,要幫助別人,這是做人的最道理!”爺爺一番語重心長的話使我恍然大悟。忽然間,我不但不覺得爺爺羅嗦,反而覺得爺爺是世界上最、最值得我崇敬的人。從那以後,爺爺的話一直激勵著我,使我明白了怎樣處事、怎樣做人。

  自我懂事至今,像的事,在爺爺身上不知過多少回。我年齡的增長,我爺爺那可敬的形象一天天高大。